阳光积极的生活态度可以让老年人有更好的睡眠

睡眠障碍已经与诸如抑郁症、认知损害和心脏病等多种负面健康问题联系起来。这些健康问题密切反映了生活目标相关的积极健康益处。为了探索这些问题之间是否存在关联,研究人员对两组老年非裔美国人进行了研究,非裔美国人是特别容易出现睡眠障碍的群体。在此,Arlener Danielle Turner、Christine E Smith、Jason和C Ong谈论了他们发表于Sleep Science and Practice的研究。 Flickr, Lisa Murray 睡眠障碍在老年人中常见,除失眠外最常见的类型是睡眠呼吸暂停、不宁腿综合征或REM行为障碍。已发现非裔美国人的睡眠障碍发生率较高,并且更容易出现睡眠呼吸暂停,包括相对白人更高的诊断严重率。 睡眠障碍和失调与心理和身体健康问题较高的发生率相关,特别是在老年人中,睡眠障碍已经与抑郁症、认知损害、心脏病、增加的阿尔茨海默病风险、身体功能受损以及死亡率相关联。因此,探索一切途径以在这些高发生率的群体中减少睡眠障碍尤为重要。 生活目标 对积极心理学的研究已揭示了积极心理健康与生理功能之间可能存在的相互作用。生活目标是积极心理健康的主要方面之一,并被概念化为对人生意义和方向的认识,本质上对未来充满期望并具有目标,同时认为生活中的经历是有意义的。 正如本研究所做,通常通过Ryff与Keyes的自我报告量表来衡量生活目标。该量表上可能出现的条目的一个实例是“有些人在生活中漫无目的的挥霍时间,而我不是其中之一”。 生活目标与许多积极的健康结果和健康行为以及长寿有关。具体来说,具有较高水平的生活目标与中风、阿尔茨海默病、残疾和全因死亡率风险降低相关。 生活目标研究中的这些结果与上述睡眠障碍研究结果直接对应,在具有较高水平的生活目标的老年人中显示出阿尔茨海默病、残疾和全因死亡率的风险降低,而较高水平的睡眠障碍显示出阿尔茨海默病、身体功能受损和死亡率的风险提高。 与睡眠质量的关系 先前的研究确实表明了较高水平的生活目标与更好的睡眠质量之间的关系,但尚未调查过生活目标与睡眠失调之间的关系。 鉴于老年人和非裔美国人中睡眠障碍和失调的发生率较高,我们研究了生活目标与睡眠质量、睡眠呼吸暂停风险、不宁腿综合征风险和REM行为障碍风险之间的关系。为了进行研究,我们检验了针对社区居住老年人的两个队列研究,即快速记忆和老龄化项目(MAP)以及快速少数老龄化调查研究(MARS),的组合数据集,从而带来对非裔美国人的过采样。 这些群体尤为令人感兴趣,因为这将允许我们检验属于睡眠障碍/失调风险较高类别的大量个体。通过检验大多超出退休年龄的老年人,我们更可能具有更广泛的生活目标评分,因为工作状况不会产生影响。 我们发现,在基线处较高水平的生活目标与更好的睡眠质量相关。此外,在1年和2年随访时较高水平的生活目标与较低的睡眠呼吸暂停风险相关,并且与降低的不宁腿综合征风险相关。 虽然对机理的检验超出了我们的工作范围,但先前的研究表明,具有较高水平生活目标的个体易于具有较好的身心健康和较少的身体症状。研究还表明,这些个体倾向于采取更健康的行为、锻炼以及预防性行为,如访问医生。 因此,这种在基准和随访时对于睡眠呼吸暂停和不宁腿综合征等生物学基础睡眠问题看似具有保护性的生活目标因素可以被解释为较少医学并存病和更健康行为的结果。 此外,这些发现表明,生活目标可能在临床环境中具有实用意义。生活目标的构建可以进行培育和增强;因此,未来研究应当检验诸如正念治疗法等利用积极心理学的干预措施的应用,以在老年人中引导生活目标。 BMC|doi:10.1186/s41606-017-0015-6

医疗行业建筑物的适应性再利用

James K. Elrod和John L. Fortenberry Jr.讨论了他们关于适应性再利用实践及其在医疗行业中应用的新文章。本文发表于BMC Health Services Research特刊中。特刊介绍的其他文章聚焦于卓越中心、轮辐式组织设计和医疗机构创新。 威利斯-奈顿健康系统收购之前的Doctors’ Hospital。©威利斯-奈顿健康系统。 废弃建筑物是社区中常见的衰败景象,出现原因多种多样,包括企业发展需要搬迁以更好地服务客户到经营不善导致商家停止在特定地点的运营。 在闲置状态下,这些建筑物常常处于失修状态、减弱风景的美观性甚至对健康和安全构成威胁,因为废弃建筑物易受制于犯罪和环境因素。虽然许多人完全忽略了荒废建筑物,认为它们只适合于拆迁,但有些人看到了机会,特别是用于增加社区医疗服务的深度和广度。 威利斯-奈顿健康系统(Willis-Knighton Health System)和适应性再利用 设立于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的威利斯-奈顿健康系统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再利用经验,并通过便利扩张行动为实践增色,从而改善了社区内护理服务的提供。鉴于废弃建筑物存在规模不断扩大,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系统决定开发废弃建筑物未为人所知的潜力,作为经济可行地获得空间的一种方式。系统最初的再利用工作被证明是经济且有效的,激发了后续工作。 迄今为止,威利斯-奈顿健康系统已成功完成超过20个适应性再利用项目。最近完成的行动涉及对前什里夫波特Doctors’ Hospital的重新利用,该医院占地15万平方英尺,在2010年停止运营,并迅速发展为俯瞰什里夫波特市中心的颓败建筑物。 该建筑物于2017年作为WK康复研究所重新启用,几乎与全新建筑无异,并具有彻底改变的外观、全新的内部元素以及便利进出的加强型布局。建筑费用为2600万美元(收购加翻新),价格低廉,尤其是在考虑到同等新建筑将花费4450万美元的情况下。  Doctors’ Hospital重新利用后的WK康复研究所。 ©威利斯-奈顿健康系统。 适应性再利用的相关机遇 适应性再利用提供同等新建筑项目难以达到的重大资金节约,这种潜力也许是其最显著的优势。事实上,这一特点被认为是其工作的主要动机,并且在威利斯-奈顿健康系统所进行的每项工作经历中都可以观察到相比同等新建筑情况下的成本优势。对于任职于医疗行业的人士来说,这一点当然不应错过。 医生、护士和管理人员等人执行其各种职责所需的实体空间往往意味着高昂的花费,这消耗了可用于病人护理的财务资源。在这方面实现的节约允许更多资源针对于任务执行活动,而适应性再利用提供了实现这一目的的节俭方法。 除了财务优势之外,适应性再利用通过将以前闲置资产再投入使用向医疗机构提供了支持社区更新行动的机会。此外,这种做法能够保护环境,因为再利用废弃建筑节省了资源、避免了拆迁、减少了垃圾填埋的负担,否则将不得不处理废弃物。在搬迁或停业带来最佳位置机会的情况下,适应性再利用也具有令社区中高价地段再次受到考虑的潜力。 总而言之,适应性再利用提供了独特且互利的方法,解决医疗机构的空间扩张需求的,为在医院、医疗诊所和其他护理提供便利机构任职的人员提供了传统翻修之外的考虑选项和新型建筑途径。这种做法本质上与医疗机构通常所倡导的社区意识和利他使命相一致,在适当情况下提供了完美的战略匹配。 关于适应性再利用实践的更多见解,包括机遇和障碍概述、简介数个威利斯-奈顿健康系统再利用行动的案例介绍以及详细的操作框架,请参阅BMC Health Services Research中发表的相关文章。 BMC|doi:10.1186/s12913-017-2339-4

健康舒适友好的环境对青春期女生参加俱乐部运动的影响:纵向研究

摘要 背景 本研究调查了健康舒适友好的环境(HWE)对青春期女生参加体育俱乐部的观念影响,以及这些观念如何改变的。HWE是依照由健康促进基金会倡导的一套健康促进政策来进行定义的,其作为体育俱乐部健康促进实践的基础将促进国家体育组织及其附属协会和俱乐部的结构改革。这些政策包括运动损伤预防、禁止吸烟、酒精饮品有责提供、防晒、健康饮食以及舒适友好且包容的环境。 方法 邀请了来自澳大利亚大城市(n = 17)和非大城市(n = 14)中学的7年级和11年级女学生参加三次年度调查。这些调查收集了体育俱乐部目前或以前的成员的信息,以及HWE对她们做出参加(或不参加)体育俱乐部决定的影响的相关信息。 结果 7年级(n = 328;74.5%)和11年级(n = 112;25.5%)女学生完成了全部三次调查(19.6%的响应率;82.7%和74.0%的保留率)。除了涉及酒精饮品和Sunsmart计划的特点之外,大多数人认为,HWE对她们参加体育俱乐部具有积极的影响。受访者一致认同舒适友好因素。相比大城市的受访者,更高比例的非大城市的受访者认为俱乐部的酒精饮品和友善因素具有积极影响。 结论 舒适友好因素对青春期女生做出是否参加体育俱乐部的决定具有最积极的影响。这些因素在我们努力消除青春期女生参加体育活动的障碍的过程中可能是十分重要的, 所以我们应当优先考虑支持改善发展体育俱乐部内社交环境的策略。 关键词 健康促进政策  体育俱乐部  青春期 BMC|doi:10.1186/s13102-017-0076-y

Cell & Bioscience 期刊主编寄语

Cell & Bioscience (http://www.cellandbioscience.com/)是美洲华人生物科学学会(SCBA) (www.SCBAsociety.org)的官方期刊,于2017年6月获得其第五次最新官方影响因子(IF),为3.294。与去年2.883的IF相比,取得了显著的增长。 SCBA成立已有32年之久,是一家非盈利机构,自创立以来在会员人数以及影响力方面一直得到稳定增长。目前具有活跃会员2000余人,包括来自美国国家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和台湾中央研究院等机构的众多成员。 Cell & Bioscience创刊目的之一在于帮助SCBA发展壮大。期刊与现成为Springer Nature 旗下成员的BMC合作,于2011年1月开始发行,而无需SCBA承担任何财务支出。期刊自发行伊始便获得了成功,自2011年发表首篇文章以来就被SCI编入索引。Cell & Bioscience在2013年获得首次IF(2012 IF),具体数值为3.0,而最新IF为3.29。 与SCBA宗旨一致,Cell & Bioscience涵盖从基础科学研究到临床研究以及从细菌到人类的所有生物医学研究领域。期刊发表几种不同类型的文章,包括综述和科研论文。每年,期刊编辑选取两篇上年度发表的科研论文,颁授Cell & Bioscience期刊Ming K. Jeang卓越奖(http://cellandbioscience.biomedcentral.com/mkjaward)。不同类型的文章带来独到的价值。例如,其中一个类型是科研聚焦。科研聚焦允许作者撰写一篇篇幅1-2页的短文,突出其所在领域的重大发现。近期示例,请参见 https://cellandbioscience.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13578-017-0139-5 因此,如您,例如从您的同事或者朋友处,了解到一篇近期发表的重要论文,您可以通过发表针对其的聚焦,帮助更多人了解到论文成果。此外,如您本人通过媒体公布或近期发表过重要论文,请不吝告知,以便我们能够邀请他人撰写相关聚焦。 Cell & Bioscience拥有卓越的编辑和编委会成员团队,而他们均义务提供服务。他们的辛勤服务保障了期刊获得财务成功。自2012年起,Cell & Bioscience就开始为SCBA创收。在各位坚持不懈的支持和帮助下,Cell & Bioscience将成为SCBA的宝贵资产。 鉴于以上,我们希望您能够考虑将Cell & Bioscience作为您所进行研究的发表平台,并通过我们的在线提交系统提交稿件。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访问我们的作者须知或者联系editorial@cellandbioscience.com。 十分感谢,   Yun-Bo Shi博士 主编

现实太残忍 | 人高马大的男性更易患前列腺癌

BMC Medicine发表的新研究分析了EPIC队列数据,发现具有较多体脂的身高较高男性承受较高的高级别前列腺癌和前列腺癌死亡风险。在本篇博客中,该研究的作者Aurora Perez-Cornago博士向我们介绍了研究结果以及对高级别和晚期肿瘤进行区分的重要性。 前列腺癌是欧洲男性最常见的癌症。近期研究已经观察到,前列腺癌的风险因素对于低危(惰性)肿瘤与侵袭性(临床显著的)肿瘤可能不同。虽然对于鉴别可能影响患上前列腺癌机会的因素已进行了大量工作,但迄今为止,我们仍不知道应如何嘱咐期望降低前列腺癌风险的男性。 虽然已经表明较高身高和肥胖可能是前列腺癌的风险因素,但这些关联尚不明确,可能是由于大多数先前研究并没有分别观察不同的肿瘤亚型。为了解决此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研究来根据肿瘤扩散范围(肿瘤分期)以及肿瘤细胞与正常细胞相比的异常程度(组织学分级)将肿瘤分为亚型。 在研究中,我们通过不同的肿瘤特征和来自8个欧洲国家EPIC队列的141,896名男性中的前列腺癌死亡情况研究了身高和肥胖与前列腺癌之间的关系。经过14年的随访,共涉及7024名前列腺癌参与者和934起前列腺癌死亡病例。 我们发现,低风险和高风险肿瘤之间有显著风险差异。较高男性和较肥胖男性患上高级别前列腺癌以及前列腺癌死亡的风险较高。尤为重要的是,研究结果表明高级别比晚期(此前归于一类)风险更高,强调了根据分期和分级而分别观察肿瘤的需要。 我们的研究显示,相比较矮男性(身高<168.5 cm)而言,较高男性(身高>181.0 cm)被诊断患有高级别前列腺癌的风险提高54%,前列腺癌死亡的风险提高43%。这一发现可能对前列腺癌的潜在发生机制提供见解,例如与早期营养和生长相关。 我们还发现,更肥胖(BMI>29.2 kg/m2 )与高级别前列腺癌风险提高32%和前列腺癌死亡风险提高35%相关,而腰围与风险的关联性更强(高级别前列腺癌风险提高43%,前列腺癌死亡风险提高55%)。这种关联背后可能存在多种机制,诸如性激素和生长因子。 分别观察侵袭性癌症不同亚型的重要性 重要的不仅是分别观察非侵袭性和侵袭性肿瘤,还要根据肿瘤分期和组织学分级将肿瘤分为亚型。然而,在大多数研究中,分期和分级被一起划分为侵袭性(晚期和/或高级别)或非侵袭性(非晚期/低级别)肿瘤类别。 了解前列腺癌分期较为容易;如果癌症已扩散到前列腺以外,我们称之为晚期,如果癌症控制在前列腺包膜内,我们称之为局限期。 然而,前列腺癌分级可能较为难理解。为了确定前列腺癌分级,病理学家观察患者前列腺的多个活检样品,然后根据癌细胞与正常细胞的相似性将前列腺细胞的每个样品从1到5分级,如下图所示。随后,病理学家通过对两种最常见的级别求和来计算总评分(称为格里森总和,Gleason sum)。例如,如果最常见的级别是3级,且第二常见的级别是2级,那么格里森总和为5。   我们研究中的前列腺癌分级。1)几乎正常的细胞;2)一些松散填充的异常细胞;3)许多异常细胞;4)剩余很少的正常细胞;5)完全异常细胞。 改编自prostate.org.au 在研究中,我们使用严格定义来确保我们准确鉴别了高级别肿瘤。如图所示,如果格里森总和<8或病理学家将级别编码为高分化、中度分化或低分化,则将级别定义为低-中级别。而在格里森总和≥8或级别被编码为未分化时,将肿瘤定义为高级别肿瘤。 关键信息 研究结果强调了在评估前列腺癌风险因素时分别研究晚期和高级别肿瘤风险因素的重要性。人们对自己的身高束手无策,但至少目前愈发明确的是,人们可以通过健康的体重来降低前列腺癌风险。然而,仍需进一步研究来了解诸如激素改变等可能机制,并确定我们发现的关联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入侵植物促进疟疾传播

在最近发表于Malaria期刊的一篇文章中,Gunter Muller及其同事发现,入侵植物柔黄花牧豆树(Prosopis juliflora)可能会阻碍媒介控制工作,从而促进疟疾寄生虫传播。我们向该团队讨教了更多关于该研究及其意义的详细信息。 Q : 能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的研究成果吗? 为了介绍这些成果,将其融入我们所进行研究的背景中尤为重要。基本上,我们的研究是自然比较和操作性实验的新型组合。通过栖息地操作性实验对按蚊种群的影响进行调查,该实验除去了西非马里选定村庄中繁盛柔黄花牧豆树的开花分枝。 我们从先前的经验中得知,疟疾媒介冈比亚按蚊(Anopheles gambiae)复合体受益于富含糖分植物的存在,尤其是在旱季期间。然而,在这种植物去花之后,蚊子种类组成方面的变化显示出十分有趣的观察结果,同样有趣的还有种群密度、年龄结构和糖分摄入状况的剧烈变化。 为了将这一证据融入研究背景中,我们发现,除去入侵灌木柔黄花牧豆树的开花分枝的村庄在作为疟疾主要载体的年老更危险型雌按蚊数量方面出现了三倍下降。蚊子种群总密度下降了69.4%,种类组成从冈比亚按蚊复合体中三个种类的组合转变为以An. Coluzzii一个种类为主。食糖雌蚊的比例从73%下降到15%,而雄蚊从77%下降到10%。这些结果非常重要,因为据我们所知,我们的研究提供了首个实地性明确证据,证明在旱季期间疟疾媒介物种冈比亚按蚊复合体利用外来入侵灌木柔黄花牧豆树花蜜中存在的糖分。我们还发现,这一来源通过延长雄蚊和雌蚊的寿命并促进它们的繁殖能力,对媒介物种传播疟疾的潜力做出了重大贡献。柔黄花牧豆树全年(包括在旱季期间)存活和开花的能力可能有效地延长了受入侵区域的疟疾传播季节,因此,这一新发现对疟疾控制工作具有重大意义。 Q : 为何入侵植物对按蚊等媒介有益? 大多数入侵植物在给定栖息地内分布广泛且数量庞大,与本土或本地物种相比更是如此。它们不仅生长迅速,而且比其本地同属植物产生更多的花和种子。此外,与本地植物相比,入侵植物往往具有延长的生长期,并且在许多情况下花期也显著延长。因此,按蚊可以从为数众多的花朵所产生的大量花蜜中获益,并且比入侵物种不存在时获得更加持久的充裕花蜜供应。这将有助于增加蚊子的存在数量和媒介能力——在其他条件等同的情况下,这可能会使社区内的疟疾发病时期延长数月。然而,应当注意到,并非所有入侵植物都能吸引按蚊。 Q : 您为何专门研究入侵植物柔黄花牧豆树?您的结果是否可以类推到一般的入侵植物,还是这些结果是更加特定的? 柔黄花牧豆树及其杂交种在包括非洲许多半干旱地区在内的全球许多地方分布广泛且数量庞大。事实上,尤其在马里、尼日尔、苏丹、索马里、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马拉维和莫桑比克,柔黄花牧豆树被视为入侵物种。入侵数百万公顷土地、形成广袤的单一品种这一极具入侵性的事实,令其成为此类研究的理想候选物。此外,先前的研究表明,柔黄花牧豆树能吸引按蚊,但是尚未进行任何研究来验证这一初步发现。 有迹象表明,诸如杂草(银胶菊(Parthenium hysterophorus)),直立灌木(长穗决明(Senna didymobotrya)、蓖麻油植物(蓖麻(Ricinus communis))等其他入侵植物也能吸引蚊子,但没有展开下一步的研究。非洲有数百种入侵植物物种,但是很少受到过测试。因此,需要进行更多的此类研究来确定哪些入侵植物能够吸引蚊子。正如我在前面已经解释过,这些入侵植物相似的地方在于,与本地同属植物相比,它们都分布广泛且数量庞大,在更长的时期内产生大量的花和种子,并在更长的时间里活跃生长。 Q : 当地人对您的研究反应如何?他们认为入侵灌木是一种隐患,还是对当地经济有贡献? 在大多数情况下,牧豆树属物种最初被引入用来恢复退化的土地。它们还被发展为薪材的来源,它们的荚果可用于饲养有限数量的牲畜。然而,它们也有负面影响。密集的占地减少了牲畜所需牧草的数量,并取代了其他有价值的植物物种;入侵令地下水资源显著减少;植物侵袭道路、村庄、民宅、农田和牧场;入侵加剧农地废弃,并在一些情况下甚至加剧民宅和小村庄的废弃;花粉已被确定为主要的过敏原,并且荆棘可引起严重的损伤。事实上,柔黄花牧豆树已经耗尽了数千人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在资源逐渐减少的情况下令社区之间产生冲突。 尽管在马里没有开展过任何影响研究,但我们认为,影响将与在其他地方记录在案的那些影响类似。这项研究的调查结果可能会推动位于马里的社区去控制牧豆树。 话虽如此,马里的柔黄花牧豆树问题尚未达到南非等其他国家所具有的广泛规模水平。尽管有些人用柔黄花牧豆树作为薪材,但马里的当地人并未将灌木的存在视为特别积极或消极的问题。我们确实保证了与当地社区交流这项研究的性质和目的,在除去开花分枝之前获得了同意,并且当村民意识到其他国家所遇到的柔黄花牧豆树问题时,他们就会变得十分关心。 Q : 具体针对柔黄花牧豆树以及一般入侵植物的管理,您会向公众和地方当局推荐怎样的行动方案? 入侵植物管理的最大障碍,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在于缺乏政策或政策落实;对入侵物种构成威胁的认识不足;处理问题的能力不足;以及缺乏管理活动。我们务必要制定并实施适当的政策;提高对于存在哪些入侵植物、它们在哪里存在问题以及它们存在什么影响的认识;提供关于如何对它们进行最佳控制的培训;以及制定并实施管理战略。后者应当包括预防措施(我们首先要防止入侵植物的引入);监测以尽早发现新的入侵,以便令这些入侵可以得到控制并可能得到根除;并且最后应当采取综合性方法进行控制(使用文化、人工、化学和生物控制,最好是组合使用)。应当积极推广使用宿主特异性和破坏性天敌的生物防治,特别是在入侵性牧豆树属物种的情况下,这是最具成本效益、最可持续的管理干预措施。 简而言之,提高对入侵性牧豆树属物种负面影响的认识并实施控制,同时强调宿主特异性和有害生物防治剂的引入。 Q : 是否存在减少疟疾传播的本地植物?如果存在,它们是否正受到成功入侵植物的排挤? 据我们所知,不存在减少疟疾传播的本地或观赏植物。 Q : 您所进行研究接下来的关注方向将是什么? 我们将研究如何使用名为“吸引性有毒糖饵(ATSB)”的工具,该工具使用高吸引性的植物挥发物“spiked”和经口杀虫剂,并与糖(作为促摄食物质)结合来吸引并杀死蚊子。当ATSB被喷洒在吸引性花朵上或用作便携式诱饵站时,非常成功地减少了以色列的按蚊和库蚊种群。我们将研究如何将ATSB与诸如柔黄花牧豆树等高吸引性入侵种相结合使用来杀死这些危险的蚊子。

研究人员称,精神病患者更擅长学习说谎

根据发表于开放获取期刊Translational Psychiatry中的一项研究表明,具有高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比显示出较少精神病特质的个体更擅长学习说谎。根据研究人员的研究结果表明,具有高度精神病特质的人可能不具备擅长说谎的“天然”能力,但是更擅长学习如何说谎。 香港大学神经心理学实验室以及脑与认知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Tatia Lee博士和Robin Shao博士发现,在对任务进行练习之后,具有高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能够比练习前更快地说谎,所述任务涉及就他们是否认识图片库中的人给出一系列真实或不真实的回答。相比之下,具有低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在说谎速度方面没有提高。 通信作者Tatia Lee博士表示:“在两次训练课程之后,具有高水平和低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之间在说谎表现方面的对比鲜明,前提是训练之前两组之间在说谎表现方面没有显著差异”。 Shao博士补充认为:“高度精神病的特征在于不真实性和可操控性,但迄今为止,没有清楚的证据显示,普通人群中的高度精神病个体是否倾向于比其他人说更多的谎或者更擅长说谎。我们的研究结果证明,具有高度精神病特质的人可能仅仅更擅长学习如何说谎。” 为了揭示具有高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是否比其他人更擅长学习如何说谎,研究人员招募了52名来自香港大学的学生,基于可用来评估非临床环境中精神病的问卷,其中23人显示出低水平的精神病特质,29人显示出高水平的精神病特质。 向两组学生展示一系列熟悉和不熟悉面孔的照片。当被问及是否认识照片中的人时,他们获得给出诚实或不诚实回答的暗示。研究人员测量了学生对每个回答的反应时间,并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方法(fMRI)观察了他们的大脑活动。随后,参与者在重复该任务之前完成了两次课程的训练。 研究人员发现,在训练之后,具有高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在被提示说谎时具有比初始任务期间显著缩短的回答时间。具有低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在回答时间方面没有显示出变化。这种差异可能是由于具有高水平和低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在大脑如何处理谎言方面的差异造成的。 Lee博士表示:“在说谎期间,‘真实’信息需要被压制和逆转。因此,说谎需要大脑中的一系列过程,包括注意力、工作记忆、抑制控制和冲突解决,我们发现这些过程在具有高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中减少。相比之下,在具有低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中,这种与说谎相关的大脑活动增加。这种花费大脑去处理不真实回答的额外“努力”可能是他们为何没能提高说谎速度的原因之一”。研究人员提示,由于该研究的所有参与者都是大学生,因此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才能将研究结果推广到其他人群中具有高水平精神病特质的个体中。 完 媒体联络人 Anne Korn 新闻发言人  施普林格•自然 座机: +44 (0)20 3192 2744 电子邮箱: anne.korn@biomedcentral.com 编辑注释 1.研究论文 在禁令解除后,文章将在期刊网站以下地址提供: 请在您的任何撰文中点明期刊名称。如您撰写网络内容,请提供文章链接。根据生物医学中心(BioMed Central)的开放获取政策,所有文章均可免费获取。 2.Translational Psychiatry是精神病学领域知名期刊Molecular Psychiatry的姊妹期刊,但探索神经科学研究与概念性新型治疗之间的转化途径。 期刊新近影响因子为4.730(精神病学领域排名22/142)。编辑团队由医学博士Julio Licinio领导,并包括备受崇敬的国际编委会成员。Translational Psychiatry期刊编辑团队和NPG共同期望进一步界定并塑造精神病学和神经科学领域。

Genome Biology一周论文导读 | 2017年7月24日

文章一 Genome-wide mapping of transcriptional enhancer candidates using DNA and chromatin features in maize 全基因组玉米增强子勘探 Rurika Oka, Johan Zicola, Blaise Weber, Sarah N. Anderson, Charlie Hodgman, Jonathan I. Gent, Jan-Jaap Wesselink, Nathan M. Springer, Huub C. J. Hoefsloot, Franziska Turck and Maike Stam https://genomebiology.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13059-017-1273-4 [导读]增强子的预测与定位工作普遍都是在动物或人类中进行,即便是在植物中,也常集中于拟南芥的基因组分析。本文通过比较玉米不同组织中DNA和染色质特征,预言了将近1500个增强子。虽然验证工作并没有在本文中完成,但是作为玉米物种的先导工作,我们希望这个增强子库能成为玉米研究同仁们一个有用的资源。 Abstract Background: While most cells in multicellular organisms carry the… 阅读更多 »

BMC系列聚焦:2017年6月

无结果同行评审•葡萄酒消费量与玻璃杯大小•针对精神疾病或痴呆的安乐死•肠道微生物定植与哮喘发展•养狗老年人的身体活动•高果糖玉米糖浆饮料与冠心病•使用甲虫表达萤光素酶的肝细胞酶监测3D球状体•氧化铁纳米颗粒的毒性作用 BMC Psychology:发表首篇无结果同行评审文章 无结果评审是同行评审的新模式,旨在减少发表偏倚,并防止以令人深刻的结果掩盖拙劣的方法。BMC Psychology于2016年12月首次启动了无结果评审,而首篇经历完整无结果评审过程的文章已经得以发表并在下文中介绍。 葡萄酒消费量与玻璃杯大小 很少有研究探讨影响社交环境中酒类消费量的心理学因素,而这项研究关注可以怎样仅基于酒类供应方式改变饮酒行为。 这项研究测试了酒杯大小的改变对年轻女性的饮酒速度、饮用量和饮酒持续时间的影响。将相同份量的葡萄酒盛放在较小或较大的酒杯中,并对参与者的行为进行观察。出乎意料的是,发现较大的杯子尺寸导致女性饮酒速度减慢、饮用持续时间缩短。 除了这项研究,敬请阅读来自作者和编辑的问答,该部分讨论了全新的同行评审过程对于作者、审稿人、编辑和读者的意义。为了便于了解更多关于饮用玻璃杯大小如何能够影响酒类消费量的信息,该研究的作者还撰写了一篇博文。 BMC Psychiatry:针对精神疾病或痴呆的安乐死 决定结束生命已经成为晚期疾病患者日益普遍的医学选择。在比利时,选择死亡的权利不仅属于晚期疾病患者,患有精神疾病和痴呆的患者同样具有这项权利。这项研究分析了从2002年比利时实施安乐死法案开始到2013年末,向联邦安乐死控制与评估委员会上报的安乐死案例匿名数据库,并发现,自2008年以来,在这一弱势群体中安乐死的使用率已然增加。 欲获取更多有关这一主题的深入讨论,敬请阅读作者关于该主题的博文。 BMC Microbiology:肠道微生物定植与哮喘发展 这项研究的作者探讨了环境暴露和哮喘发展对发育小鼠的影响。在这项研究中,不同发育阶段的小鼠被放置在受控的无菌环境中,以探究早期多样化的微生物暴露对OVA诱导的BALB/c小鼠哮喘模型中肠道微生物定植的影响。 研究人员发现,暴露于非无菌环境导致小鼠肠道菌群最大的多样性,肠道菌群多样性增加的小鼠具有较低的OVA诱导性哮喘的病理评分。结果还表明,早期暴露于多样化的微生物可能通过调节Th1/Th2通路来防止哮喘气道炎症。 BMC Public Health:养狗老年人的身体活动 这项研究旨在量化老年人能否通过饲养宠物狗来增加其日常活动。这种纵向案例对照研究探讨了养狗能否导致英国老年人的运动和行为量变化。研究人员对65岁以上成年人群体中的养狗群体与不养狗群体进行了比较,并测量了步行时间、步数和久坐时间。结果表明,养狗确实导致了显著的行为变化,尤其是步行时间和步数增加。 欲获取更多有关这一主题的深入分析,敬请阅读BMC系列关于这篇文章的博文。 本月图片 瓢虫形态和摄食习性的典型范围。来自Escalona等人 Molecular phylogeny reveals food plasticity in the evolution of true ladybird beetles, 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BMC Nutrition:高果糖玉米糖浆饮料与冠心病 众所周知,过量饮用苏打水可能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即肥胖和糖尿病。这项研究探讨了在美国成年人中,饮用含有高水平高果糖玉米糖浆(HFCS)的饮料与发展成冠心病(CHD)的可能性之间的关系。研究人员对来自2003-2006年间国家健康与营养调查研究(NHANES)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并发现了HFCS加糖软饮料、果汁饮料和苹果汁的任意组合的摄入量与CHD之间的显著相关性。这种相关性可能是由于这些高度加糖饮料中果糖与葡萄糖的比例很高,并且可能的作用机制是,果糖的潜在无法吸收促进了促炎性enFruAGE的肠道原位形成,而enFruAGE最终会被吸收从而引起冠状动脉炎症。 BMC Biotechnology:使用甲虫表达萤光素酶的肝细胞酶监测3D球状体 由于球状体的物理性质,体外球状体健康状况的监测难以评估。在这篇方法文章中,作者构建了一种监测系统,在该监测系统中,使用源自翠绿萤光素酶(Eluc,其为来自P. termitilluminans的发绿光甲虫萤光素酶)的非破坏性生物发光,长期连续敏感地监测同一3D球状体中的细胞毒性。该系统可应用于诸如人原代细胞或干细胞等其他细胞模型,并且预期将作为优选平台,用于简单低成本地长期监测细胞事件。 BMC Neuroscience:氧化铁纳米颗粒的毒性作用 氧化铁纳米颗粒研究在医学研究若干领域中一直在进行,其中大部分针对中枢神经系统。这些纳米颗粒具有多种用途,包括递送药物、使MRI图像变清晰以及靶向β-淀粉样噬菌斑。该研究的作者对氧化铁纳米颗粒的毒性作用进行了系统的评述,并且结果表明,取决于所涉及纳米颗粒的类型,它们的使用可导致神经细胞中的铁积聚、氧化应激和蛋白质聚集。意识到这些结果将会对利用氧化铁纳米颗粒进行进一步研究的科学家尤为重要。

驼鹿捕杀残余物对自然生态系统的影响

在遥远的挪威森林中,驼鹿狩猎者按照传统在野外将他们的猎物开膛破肚,留下内脏,例如肝、肺和肠。这些内脏堆将由各种食腐动物食用,有效地成为了人类对野生物种的食物补给。这对天然森林生态系统具有什么影响——无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仍不清楚。在本篇客座博客中,Gjermund Gomo讨论了他最近发表于BMC Ecology的新研究,揭示了究竟是谁从狩猎者的馈赠中获益。   由相机陷阱捕获的图像选集。 从左上角沿顺时针方向:正在贮藏具有高能量含量的肠脂肪的普通渡鸦(Corvus corax);正在挖掘瘤胃内容物的松貂(Martes martes);金雕(Aquila chrysaetos);以及白尾雕(Haliaeetus albicilla)。 在芬诺斯堪底亚的北方森林中,每年有超过15万只驼鹿(Alces alces)遭到捕杀。狩猎者在野外留下的内脏堆向生态系统提供了巨大能量,这是一系列食腐动物的潜在重要食物来源。 这些掠食动物群体的增加可能对受到威胁或重要的狩猎物种产生负面影响。作为对策,挪威部分地区正在考虑限制对驼鹿的野外开膛。 在本项研究中,我们使用相机陷阱对50堆内脏进行为期1043天的监控进而获取相关数据。我们的研究表明,许多物种都在利用内脏堆,突显了内脏堆作为北方生态系统中食物来源的潜在重要性。鸦科动物(诸如乌鸦和渡鸦)、中型哺乳动物和猛禽(诸如金雕)是我们研究区域中的重要食腐动物,其中鸦科动物和赤狐(Vulpes vulpes)是主要的食腐动物。   白天,鸦科动物的活动可能会吸引赤狐。这里有五只喜鹊(Pica pica)和一只灰鸦(Corvus cornix)。 鸦科动物最先到达内脏堆,并且可以获益于得到具有最高能量含量的内脏堆部分。鸦科动物的出现随着内脏堆放置时间变长而减少,我们认为,当能量丰富的部位被消耗殆尽后,鸦科动物寻找新的内脏堆而不是食用能量含量较低的部位。 因为哺乳动物通常更晚到达内脏堆,所以数量庞大的鸦科动物可能限制哺乳动物获得高能量物质。因此,北方生态系统中鸦科动物的时间和空间变化可能会影响哺乳动物可获得的内脏堆生物质。 哺乳动物食用内脏堆的所有部分,因此几乎消耗全部内脏堆。在内脏堆密度较高时,哺乳动物出现的概率降低。我们认为这是由于饱和效应——哺乳动物无法跟上新鲜内脏堆的投入。 夏季里,由于内脏堆会被昆虫、细菌和真菌消耗,因此哺乳动物可能失去过剩的内脏堆资源。秋季里,低温防止了此情况,狩猎季节结束后,食腐动物可获得过剩的内脏堆。   可获得具有高、低能量含量的内脏堆部分的时间发展。年份汇总结果 Gomo等人2017年 狩猎季节结束于十一月中旬。能量含量低的内脏堆部分在狩猎季节积累,并在狩猎季节结束后一个月以相对较高密度存在。 我们对于内脏堆如何影响食腐物种的个体生存或种群动态了解甚少。然而,许多研究已经表明食物补助对食肉物种的积极影响,而假设从芬诺斯堪底亚的北方森林除去这种巨大能量将对一些食用内脏堆的物种产生消极影响也是合理的。 然而,很难预测对食腐动物相对丰度的长期影响。除去内脏堆可能会减少不受欢迎的鸦科和赤狐物种,但还可能影响较不丰富的物种,如猛禽。减少区域中内脏堆的数量在另一方面将减少子弹碎片引起铅中毒的潜在风险,这是在猛禽保护中越来越受到关注的问题。然而,这种脉冲性资源对于食腐动物和潜在捕食物种的整体生存、繁殖和种群动态具有何种程度的重要性需要进一步的调查研究。